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 > 聚焦 > 正文

累计治疗十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云南打造艾滋防治新模式

2018-10-17 15:23:51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活动背景:近日,由艾滋病健康基金会(AHF)和云南省卫计委在云南组织进行艾滋病防治工作调研。

(健康时报记者 董 蕊文/图人生就像玩纸牌——发牌的是上帝,不管什么样的牌你都要接着。

我们见过一出生就心脏外露的婴儿,见过浑身斑点的幼童,见过重度烧伤的成人,见过患癌等死的老人……疾病来袭,似乎没人能够与上帝讨价还价。

但是在调研了云南省艾滋病防治工作后记者发现:这里有一批与众不同的医务工作者,他们正在努力与上帝玩好“命运”的纸牌游戏。他们打造出了艾滋防治新模式。

艾滋病病毒:未必会致死,却总能把人逼到绝境

尽管全球目前已有6种不同作用机制、超过30种抗病毒制剂应用于临床抗HIV治疗,坚持早期抗病毒治疗的HIV感染者也会大大降低并发症风险,有机会和普通人活得一样长、一样好,但是确诊感染艾滋病病毒,依然可以熄灭很多人的生命之光。

“确诊阳性的那天下午,我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一个同事,她也是我当时的好朋友。我没有觉得这是很严重的事,因为我们这个圈子本身就是高危群体,我身边就有感染者,所以我不是很难接受。这个同事也知道我是男同(性恋),我们平时无话不谈,我觉得她能理解我。可是第二天去单位,我的东西包括椅子全被丢掉了,办公室里浓浓的84消毒液味道……”

虽然人与人之间的日常接触,包括和艾滋病患者/感染者一起吃饭、洗澡、拥抱、共用马桶、共喝一杯水等等并不会传染艾滋病,并且在医疗领域,也已经实现了“只要HIV感染者坚持抗病毒治疗,当其体内病毒数降低到一定程度时,便不再具有传染性”,但是艾滋之毒依然猛于虎。

祖国最南境:别人不敢要的病例,他们要了,还治好了

这里曾经是中国艾滋病发现最早、疫情最重、防控最难的地方;这里缩影着艾滋病所有的流行方式:从吸毒传播到桥梁人群暗娼性传播,再到家庭传播(包括配偶传播、母婴传播);这里每年新检测发现的感染者在10000例左右;这里累计存活的HIV感染者数排在全国前列;这,就是云南。

感染者小建来到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时才23岁,却已经病入膏肓。“外面的医院都不要我。”小建的话令人心酸,但一般的医院确实不敢收小建,不仅因为艾滋病病毒棘手,还因为他的情况真的很难挽回——艾滋病毒冲垮了他的免疫系统,让小建患上了恶性淋巴瘤,大腿根肿大到比腰还粗。好在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来者不拒,给了小建一份希望。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副院长李田舒说:“作为全国首家省级艾滋病关爱中心,又云集了多位全国知名的艾滋病诊疗专家,还是云南省艾滋病临床治疗技术指导中心,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有实力、有责任承担起关爱每一位艾滋病患者生命的任务。‘关爱生命、精益求精’是我们的院训。”

小建入院后,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感染二科最有经验的专家为他反复尝试治疗方法的同时,医院关怀部的心理治疗师们也对小建和家人进行了情绪疏导和心理关怀,让小建一家放下对病情的顾虑,抒发对对方的深爱,彼此依靠、互相支撑、坚持治疗。许是上帝也怕执著的人,在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医护群体的不懈努力下,治疗的奇迹最终出现:小建炎症减轻、淋巴肿大缩小。四个多月后,小建顺利出院。

检测最纠结:那就全国率先推行“当天知晓”检测策略

对于HIV感染者,最难熬的时刻不是发病,而是等待检验结果。那是“等待上帝发牌的感觉”。不少感染者在等待确诊的过程中放弃等待、直接脱失,为自身健康和社会安宁埋下隐患。

我国目前的艾滋病确证检测多为免疫印迹法(WB),即对初筛阳性的人群用WB进行确证。不过这种方法需要特定实验室条件支撑,并且需要一定的等待时间,且价格昂贵(每份试剂需要175元,每次试验需要设置3个对照)。在云南,有确证实验室的地区,最快第二天可以出结果;无确证实验室、需要运送样本至州(市)疾控中心检测的地区,半个月都不一定能拿到结果。

但是学界逐渐发现,几滴血、几种不同快速检测试纸、30分钟以内同时出具的检测结果同样具有准确性。世界卫生组织(WHO)在1992年就提出“HIV快速检测替代确证试验”的可行性。据云南省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所副所长陈敏介绍,到了2004年,我国的《全国艾滋病检测技术规范》也提出在一些重点人群中可以使用替代策略进行艾滋病确认。次年,云南省疾控中心作为全国第一家使用替代检测并进行评估的机构,在省内对吸毒人群进行两种方法的检测,结果一致率很高。时隔十年,2015年艾滋病健康基金会(AHF)中国项目在与中国疾控中心性艾中心国家参比实验室合作基础上,推动国家出台《全国艾滋病检测技术规范(2015年修订版)》时,明确提出可以使用3种酶法试剂、3种快检试剂、酶法快检试剂组合任选替代HIV确证检测。

云南省疾控中心主任助理贾曼红说,云南94%是山区,2017年艾滋病检测人数超过1500万。快速检测能够帮助他们更高效地完成检测工作,同时实实在在地节省成本。开展四次快检替代后,云南一年可以节省500万元的确证试剂和样本运转费用,总共可以减少4750万元设备配置费用。

累计治疗十万人:云南打造艾滋病防治新模式

“云南曾是艾滋病流行的重灾区,也是中国防治艾滋病的主战场,但是我们敢于正视、敢于创新,敢于化被动为主动。我们不仅有四次快检替代策略的第一时间落地,还有中国第一家省级艾滋病关爱中心、率先成立防艾局、初筛阳性实名、单阳家庭的配偶告知、婚姻登记人群和孕产妇的HIV筛查、跨境婚姻感染者的抗病毒治疗和母婴阻断等等一系列全国率先。”云南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陆林告诉记者,当地有工作人员做母婴阻断,为了不暴露感染者,会开着私家车去送奶粉,并且还不进村,只是相约在一个地方交接。云南有一支一心一意防治艾滋病的队伍。

“云南的防控策略中国领先,亚洲领先,全球领先!”这是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米歇尔·西迪贝对云南防艾工作的评价。如果说疾病是上帝抛给人类的纸牌,那么艾滋病绝对是王牌中的王牌,制衡凡人的命运。但是还好我们身边不乏勇于与上帝玩纸牌的人,比如电影《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中的真实艾滋病患者罗恩·伍德鲁夫,比如发明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再比如此次记者云南行见到的艾滋防治工作者们,他们穿越时空砥砺前行,为了再挽回一些生命,夺回人类健康的主动权!

相关阅读

注意!老年艾滋增多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IAIDS)的统计数据表明,2014年全球艾滋病患者约为 3530万,其中近420万是老年患者。其中,在中国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的老年男性艾滋病患者1.3万例,是2010年的3.6倍。

2017年初,国务院在 《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中,首次将老年人列入重点宣教人群。

除了部分早年感染者幸存下来并进入中老年外,一般男性到了70多岁还有正常的性需求,而女性在过了更年期以后性需求下降,不少男性老人会到色情场所,使得艾滋感染者老年男性多于女性。综合自丁香园、健康时报网

(责任编辑:吴茜茜)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